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妙妻饲养实录 外星男友攻略 我的班花女友 听说你想娶我
当前位置:书馆网 > 魔葬九天TXT下载 > 魔葬九天目录 > 第三章 剑塔修行
魔葬九天 第三章 剑塔修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剑无生洛天君!

    一剑出,剑下无生么?夜七言默默念了两遍这句话,他顿时明白了洛天君的意思。

    洛天君的静修,是遍观世间荣辱后的返朴归真,是经历无尽杀戮后的洗尽铅华,已经不是现在的夜七言能够明白的了。

    不需要再多说什么,夜七言对着洛天君俯身一拜,道:“那就听师尊您的!弟子甘愿十日后下山入红尘争渡。”

    洛天君微微颌首“嗯!”

    “据今日圣主所说,为师猜测,十日后少不了会有一场战斗,虽然你们五人不会是主力,但依然免不了会有上场与人交战的可能。”

    “你虽然所学剑术颇多,道法不少,以我神剑山底蕴,各种修行法门都有涉猎接触。但是实战经验太少,纵使你有惊天之术估计也难以发挥出应有之力!”

    洛天君又道:“而且如今的你,刚刚晋升七重天,修为境界还没完全巩固下来,根本不能很好地控制和运用你的力量。一旦与人交战绝对会吃大亏。恐怕经验丰富的六重天弟子都可以与你一战,甚至战而胜之。”

    夜七言有些汗颜,洛天君说的是事实。他的修练天赋很高,但是因为多年来神剑峰上只有他和玉儿两个弟子,玉儿年龄小些,境界也相对弱了些,根本不能让他进行全力以赴的战斗,平日间很少与人切磋,连他们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真正实力。

    不过说是这么说,总归心里不服气,洛天君的话实在有点伤人。

    看着夜七言不服的样子,洛天君道:“你若不信,现在就可以试试,为师就用六重天的水准来与你陪练过招。”一脸淡笑看着夜七言。

    夜七言当时就是一怒,心道:太看不起人了,居然说我会被人逆斩?这事儿不能忍。“试试就试试!”

    夜七言纵身往后一跃,“噌”的一声,一把银光闪烁的的宝剑出现在手中。冷哼一声冲向洛天君。右手一挥,一道月白色的剑气刺向洛天君。洛天君脑袋一偏将之让开,反手剑指向夜七言打出一道剑气,逼得夜七言前冲的身形一顿,然后以剑格挡。

    夜七言挡下那道剑气,顿时感觉一股强大而浑厚的元气冲来。宛若受到一块石头重击,双手一颤,被逼的后退了三步,顿时惊骇莫名。

    这是师尊六重天的元气?这完全不像自己体内的元气,虽然数量上相差可能不多,但是精纯度上差了太多,自己的元气就像是一盘散沙,混乱无序,而师尊的元气却是如同山石,浑然一体,攻击了不知道强了多少。

    夜七言收起了刚才的不忿,面色严肃,双手持剑冲过去与洛天君交战。谨慎的运用自己所学到的剑术招法,调动体内元气强攻。

    “哗”的一声一道剑气划过洛天君额前,夜七言飞身而起,喝道“断水剑!”他的身影从天而降一剑斩下,化作一道剑幕,宛若要将洛天君一剑两分。

    洛天君见此非但不恼,眼角划过一抹笑意,双脚蹬地后退避开剑幕。夜七言一剑失手却并没有失控落地,剑招一变,在空中诡异的转身,然后手中斩灵一声清鸣,“嗡”的一声一道约莫半尺粗细的极强的剑气急速刺向后退中的洛天君。

    “穿云剑气!”洛天君才后退不及再躲,眉头一跳,手捏剑印,也是一道同样粗细的剑气打出与之相碰。

    轰的一声,元气肆意,剑气失控在林间纵横,花落无数桃花,尘土飞扬。洛天君侧身而立,继续等待夜七言进攻。然而过了片刻却依然没有动静,心头一惊,面色一变道:“不好!”

    手中打出数道剑气攻向对面。

    然而为时已晚,数十道剑气从对面嗡鸣着激射而来,同时传来夜七言冷漠的声音“斩灵剑诀,苍生噩!师尊,您试试这招怎么样?”

    洛天君连忙提升气势达到七重天的境界,以极快的手法击碎了大部分的剑气并躲过了其余剑气,但是飞腾间,被斩落了一块一指长衣角落在地上,不过他的指尖剑气已经抵在夜七言脖子上了。

    洛天君面惊带惊讶的说道:“你竟然已经学会了斩灵剑诀第一式?看来是为师低估你了。”

    夜七言闻言,脸色直接一黑。一屁股坐在地上道:“那有什么用,还不是败给您了。”

    洛天君看着备受打击的夜七言,笑道:“先不用妄自菲薄,就凭你刚才的战力表现,与同阶交战已经不弱,不过若是碰到一些真正的同阶强者强者恐怕就不好说了。”

    “要不师尊你还是让我退出会武算了?或者到时候要是有人挑战,我就直接拒绝接受挑战?您看怎么样?”

    “退出会武?拒绝别人的挑战?亏你说得出口,就算你能拉得下脸,我洛天君也丢不起这个人!我堂堂神剑尊者洛天君的弟子拒不应战,那我不得让人笑话死。”

    夜七言无奈的说道:“那我又打不过,可不就只能这样了,不然还能怎么办?”

    洛天君有些无奈的笑道:“你小子就不用试探为师了。为师既然提出了问题,自然就有解决问题的办法。”

    “嘿嘿,师尊万岁!”

    “什么办法?师尊你快告诉我。”夜七言开始折腾洛天君。

    洛天君道:“没大没小的,快放开。”说完甩开了夜七言的手,道:“等明日你就知道了!今晚先好好调息内气,巩固修为。”说完一闪而没。

    翌日清晨,夜七言早早就起来等待。

    洛天君出来一看,笑骂道:“你个混蛋小子,怎么平日不见你这般早起练功!”夜七言厚着脸皮道:“没有啊,我平日都起这么早,是师尊你没看到而已!”

    洛天君又是一阵无语,道:“别贫嘴了,跟我过来,为师给你解决问题的办法!”说罢朝着倚天殿中走去。

    二人一前一后穿过了倚天殿,向后山走去。又穿过了夜七言平日里修行的桃林,小半个时辰之后,来到了一个云雾迷蒙的山谷。

    谷口立了一座石碑,碑有一人多高,上面书写着两个大字。

    剑谷!

    夜七言看着剑谷三个字一阵发呆,然后又是一阵抓耳挠腮。忍不住开口问道:“师尊,您带我来剑谷干嘛?这不是咱神剑峰的禁地么?难不成我们要找的办法在里面?”

    洛天君瞥了他一眼道:“没错,就是禁地绝剑谷,办法就在里面?”

    “啊?那您不是说过剑谷只有历代的神剑尊者才能进去么?那我可怎么进去解决问题?”夜七言苦着脸说道。

    洛天君看着他那副装傻的样子,忍不住赏了他一个锅贴,说道:“还给我装傻,你是为师唯一在山的弟子,为师的衣钵传承不是你来承接还能是谁?”

    夜七言吃痛捂着脑袋喊疼,道:“不是还有我师兄么?师兄天资极高,修行时间又长,修为高深。不是更适合继承您的衣钵么?交给他不就行了?”

    听夜七言一说师兄,洛天君当即就冷哼了一声道:“你师兄?洛长歌?你师兄比你小子还要混帐。整天就知道在外面瞎晃悠,没一点责任心。当年为师刚说要把尊者之位传给他,他居然第二天就给我不辞而别,这么多年了都没回山来看过一回。”

    “为师含辛茹苦的抚养他几十年,让他来接手为师的担子,难道不应该么?他倒好,一说准备让他接手尊者之位就给我开溜。哼……”说起洛长歌洛天君就生气。

    夜七言看着洛天君哼哼叽叽骂人的样子,悄悄地低下了头。小声嘀咕道:“我要是师兄我也走……”

    “你说什么?”洛天君骂道。

    吓得夜七言一抖又道:“哦。我说那不是还有小玉儿呢么?玉儿也可以啊!玉儿修为跟我相差不多,而且比我天赋更强!她才是最适合的人选。”

    哪知洛天君淡淡的道:“玉儿你就别指望了,神剑尊者传男不传女。玉儿终归是要嫁人的,而且玉儿的天资虽说不错,但是相比你们师兄弟还是差了一些!”

    “要想不坐尊者之位,你就把你师兄给我找回来替你,否则这尊者之位你就坐定了!”

    “现在给我少废话,赶紧进去,练好你的本事,到时候要是跟人战斗,丢了为师的脸。哼哼!”

    洛天君挥手洒下一片白光,解开剑谷的禁制阵法。立时,围绕剑谷的云雾全部消失无踪,一甩手卷着夜七言丢进了剑谷。

    等夜七言再次落地后,眼前出现了一座十分高大的塔,一座剑塔。

    准确的说是一座塔上面插满了剑。夜七言站在剑塔前,都能感觉到一股凌厉锋锐的剑意,直刺的他脸上皮肤生疼。

    再一看四周,周围只剩下一大片丛林,树木高大茂密,郁郁葱葱,一望无际。而刚才卷着他进来的师尊也已经不知所踪,整个地方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无奈之下,夜七言大喊道:“师尊,这是什么地方啊。怎么就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了?不是说要带我找办法提升实力。巩固修为么?”

    “不用找了,为师我已经回到倚天殿了。”洛天君在倚天殿用玄光镜看着夜七言说道。

    “你所在乃是剑谷内的世界。你面前的是九层剑塔,乃是我神剑峰历代祖师铸造或是斩获的神兵。其内置放着无数神剑,也蕴藏着无数惊天剑意,是修行剑法剑意的绝佳之地。”

    “你接下来的十日就在这里度过吧,磨练剑意,洗练剑心。”说完便再没了声响。

    夜七言翻了个白眼,嘀咕了一声“不靠谱的!”

    不过他还是跪下来朝剑塔拜了三拜,神剑峰历代不设灵牌,对于后世弟子来说,与祖师相伴一生的佩剑与祖师灵位并无差别,夜七言这一拜便算是拜见祖师。而洛天君看到夜七言的表现,欣慰地笑了一下,关了玄光镜。

    起身之后,夜七言召唤出自己的神剑斩灵。深吸一口气,大步走进了剑塔。

    夜七言刚进入第一层大门,就有一道凌厉的剑气激射而出,斩向夜七言。

    夜七言当即抬手以剑身格挡,当得一声,夜七言受力一震,又被震飞了出去,气血涌动的回到了之前的位置。

    夜七言一愣。

    什么情况?门儿都不让进,难道我夜七言居然连进入剑塔的资格都没有?

    夜七言顿时就怒了:“我才进门儿,又给我扫地出门!几个意思啊?”

    “娘的,这事儿不能忍!你不让我进去,我偏要进去。”

    夜七言开始体内元气疯狂的涌动,妄图击碎塔**出的剑气,走进去。

    噌!

    剑鸣再起,凌厉的月白色剑气再次袭来。

    啊——!

    一声惨叫,夜七言再次飞了出去。

    不过堂堂神剑一霸夜七言不是说说而已的,夜小七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他再次开始冲锋。

    其实不是剑塔的剑气太强,相反,剑塔是神剑峰祖师为了锻炼弟子传人剑法剑意的试炼之所。在门口设下阵法,根据来人的修为发出来人当前修为的最强一击,按照神剑祖师的想法就是:后世弟子,若是连自己所在境界的最强一击都无法接下,那就不配做神剑弟子,更没资格进剑塔拜见祖师。

    夜七言刚才受到蜕凡七重天巅峰剑气一击,以他十成实力自己只能发挥出不到八成的程度,自然是接不下的。

    平日里跟他战斗的小玉儿修为弱于他,最多也就只能使他发挥出六成的力量,而且根本不需要用剑法。只用自身的元气修为就能击败小玉儿,致使虽然他会许多剑法却几乎从未完整跟人施展过,不明白自己的剑法威力有多强,也不知道该再怎样的时机出招,战斗意识……好吧,他根本没有战斗过。。

    就像个有钱又不知道怎么花的土财主,明明腰缠万贯,却只能天天吃咸菜萝卜。

    噌!

    嘭。

    夜七言第三十八次被扫地出门。

    他眼神凝重,手中斩灵剑轻颤嗡鸣,剑影纷纷。

    他不再用元气修为去硬抗,开始换一种对抗方式,运用自己所学的剑法,去克制剑塔剑气。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