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妙妻饲养实录 外星男友攻略 我的班花女友 听说你想娶我
当前位置:书馆网 > 魔葬九天TXT下载 > 魔葬九天目录 > 第七章 夜行人
魔葬九天 第七章 夜行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家小院,夜七言和父母坐在桃花树下,桃花随风摇曳,散发着阵阵花香。

    时隔半年,夜家父母有说不完的话跟儿子说,夜七言的母亲柳舒颜拉着夜七言的手,一番问候,差点让夜七言流下了泪。

    夜七言轻松地将此次回家的原因说了出来,只当是凡间比武将给二老听,以免二老担心。

    夜七言的父母皆是普通百姓,根本不懂什么是会武,也只当是同凡间一般的拳脚比武,并无大碍,但夜母的双眼依然是布满了担忧,一声声的告诫夜七言要小心。

    夜七言惭愧,不敢再继续这个话题,道:“爹、娘,师尊给了我一些灵果,让我带回来给您二老滋补身体。”夜七言借着洛天君的名字将紫元灵果拿了出来,他知道若非如此,二老定不会接受。

    柳舒颜温柔的笑道:“小七,你有这个心就行了。我和你爹身体硬朗得很,不需要这个,你还小还在长身体,现在又要下山比武,更应该补补身子。”

    一旁夜庄也嗯了一声,示意不需要。

    “您放心,师父怎么会亏待我呢,你们都有的东西,我这个弟子怎么会没有。”

    夜七言又有些惭愧,道:“娘,下山之事您不必太过担心,我师尊很厉害的,给了我很多宝物防身,我不会有事的。”

    夜七言双手平摊,一把金光熠熠的神剑出现在手,隐隐能听到一声声鹏鸟的鸣叫,剑上闪耀的金光将整个院子照映的透亮。

    “您看,师父说这可是神物,可以保护我的,有这个在身我肯定没事儿……”

    突然,夜七言声音一顿,而后又继续说道:“爹娘,您二老先休息一下,我有点事情先出去一下。”一闪身化作白光消失。

    夜七言奔行于村内巷道,刚才他将鹏骨神剑拿出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神念波动在偷窥,甚至隐隐带着一股杀气,故此随着神念波动的方向追了出来,不久便见到了一个黑影,追了上去。

    夜七言一路追随黑影到村外树林,不想黑影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道:“阁下一路相随,所为何事?”

    “所为何事?还要跟我装傻么?刚才偷窥我的就是你吧?竟敢对我家人露出杀意,你是什么人?”夜七言用手中鹏骨神剑指着那人。

    那人看着鹏骨神剑目露渴望,干哑的声音有些艰涩说道:“我是什么人你不用管,这与你无关。”

    “与我无关?你对我家人露出杀意,暗中窥伺,必是图谋不轨之辈。哼,有没有关系,待我拿下你就知道了。”夜七言横剑。

    “无知小儿,口出狂言。”

    接着黑衣人手中出现一把红色的魔刀,带着一丝血煞之气,对着夜七言挥出一道血色的刀芒,要将夜七言力劈当场。

    夜七言以鹏骨神剑相抗,只轻轻一划落,金光闪烁,鹏鸣鸟叫响彻夜空,就将血刀挡下。

    黑衣人狞笑道:“果然是神兵,竟可让你轻易地挡下我蜕凡八重天的刀气,不过今后它将是我的了。”

    夜七言冷笑,道:“你的?区区蜕凡八重天,竟也敢说这样的大话,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我看,还是你把命留下吧。”

    蜕凡八重天是强,不过这人看样子实力在八重天中也只是一般角色,相比九个七重天巅峰战力还是差远了,夜七言根本不担心自己会输,只当进行实战练习了。说罢再次催动手中鹏骨神剑,一道鹏鸣声起。

    “唳!”的一声,金鹏光影闪过,金色剑气斩向黑衣人,黑衣人以血刀相抗。但却被震退了数步。

    他震惊道:“怎么可能,你竟能将我逼退?”目露疯狂得道:“肯定是这神剑之功,它一定是属于我的!”

    这一刻黑衣人已经忘了他的任务,眼中只有那金光璀璨的神剑。

    他疯狂的攻击,想要凭借自己的修为优势将夜七言生生击溃,他一刀接一刀的攻击,犹如狂风骤雨,让夜七言不及停歇,夜七言在黑衣人的攻势下步步后退,不过他嘴角的冷笑越来越明显“你就只有这点程度么?看来八重天也不过如此。”

    一道金光闪过,夜七言一击而退,借助黑衣人疯狂的攻击,飘然飞去,在空中收起鹏骨神剑,招出斩灵剑,剑指黑衣人。

    黑衣人一愣,冷笑道:“想收起神剑逃跑?哼哼,你跑不了的。”

    夜七言闻言哂笑,道:“逃跑?我只是觉得杀你不需要用鹏骨神剑,怕你的血葬了神剑,换把剑杀你罢了。”

    “断水剑,杀!”夜七言一剑从天劈下,月白剑光森然,宛若巨瀑飞流,带着劈山断水之势斩向黑衣人。

    “当!”

    “噗!”

    黑衣人喷出一口鲜血被斩飞了出去,不可置信得道:“怎么可能?你……”

    “没什么不可能的,你太高看你自己了。”

    “从一开始你露出杀意时起,就注定了这个结局。”

    “说,谁派你来的,你监视我一家有什么目的?监视了多久了?”夜七言冷声质问。

    刚才要不是此人因看到神剑,起了贪念,露出了一丝不该有的杀意,夜七言根本无法发现。

    黑衣人惨笑道:“想不到你竟然这么强,果然……”

    黑衣人顿了一声,又道:“是我不该动了贪念,坏了任务。”

    话音一顿,黑衣人厉声道:“不过你也别想好过,天魔解体**!”

    黑衣人身上血光流转,气势陡升,达到八重天巅峰依然不止,继续提升,直到步入九重天的程度才停止。

    “杀!”血刀光芒大盛,黑衣人狞笑着劈杀过来。

    一道比方才强盛了数倍的血红色刀气斩破夜空,将夜七言逼退,震的夜七言气血翻涌,口中溢血。

    “近乎九重天的程度了,果然够强!”

    再次持剑冲去,断空剑再次斩出。

    “当!”夜七言连人带剑被震飞了出去。

    夜七言眼神一凛,斩灵剑白光一闪被他收了起来,整个人化作急速金光伴着鹏鸣之声从空中的黑衣人身旁穿过。

    “绝剑式!”

    黑衣人的声音戛然而止,随之他的头颅从空中坠落,夜七言持剑而立。

    他咋舌道:“师尊说的没错,这鹏骨神剑真变态,差点就把我吸干了。”

    并不是他想一击绝杀黑衣人,只是鹏骨神剑太耗元气,即使被他师尊封印之后夜七言也无法随意使用,刚才的他只用了一会儿,就被消耗得只剩下了几招全力的元气,因此才换用了斩灵剑。

    而这最后一击若非借用鹏骨神剑之力,恐怕夜七言想要撑到黑衣人的天魔解体结束都不行,看了一眼手中金色神剑,夜七言面露喜色,轻轻摸索剑身将之收了起来。

    夜七言转身准备搜身,然而手刚一碰到尸体,黑衣人就化作了一滩碎肉。

    “嘶——”

    夜七言倒吸一口冷气,太狠了,连死都不留下一点你线索。

    夜七言捏手印,化作一道火符,将黑衣人尸身烧毁,没让他曝尸荒野,毕竟这里距离村子不远,他不想引起村民的恐慌。

    “嗯?”尸体中竟遗留下了一块木牌,夜七言将之拿起而后一愣,上面竟是书写着一个大大的“夜”字,不知这是什么意思,心道:“难道跟我家有什么关系?”

    回去的路上夜七言在思考着一系列问题,事关家人安危,由不得他放松。

    “黑衣人是谁?什么身份?为何要监视我们一家?他是针对父母还是我自己?他口中的任务又是什么?那块夜字令又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与我家有什么关系?而且那人的所用的功法战术明显都偏于阴狠毒辣,传承自哪里?”

    这一系列的问题围绕着夜七言,让他皱眉不止。

    走到了门口,夜七言收拾了一下自己凌乱的衣服,换上一副笑脸进了家门。

    “爹娘,我回来了。嗯?莫叔也来了”见到家里又多了个人,夜七言笑道。

    “刚刚怎么突然就出去了,有什么急事么?”夜庄担心的问道。

    夜七言笑着说道:“没什么,只是圣地的师兄前来找我说点事,人已经走了。”

    夜庄和柳舒颜沉吟一声,没再多问。儿子的世界跟他们太远,他们也不适合多问,柳舒颜道:“你没事就好。”

    旁边被夜七言称作莫叔中年男子道:“小七回来了,看来修行的事很多啊,难得回来一趟都有人前来寻找。”

    夜七言轻笑道:“莫叔就别打趣小七了,只是些寻常朋友相找而已,哪有什么事情啊。”然后便笑而不语。

    莫河见气氛不对,坐了一会便告辞离去了。

    莫河走后,夜七言便以自身元气将紫元灵果炼化于二老体内,不过二人终究是**凡胎,到底有些难以承受当即沉睡。

    第二天夜七言整日帮家里忙东忙西,一如往昔,每次回来,他都会帮着把家里的柴火弄好,然后进山狩猎,为家里储存足够的肉食,不想父亲因为这些受到什么伤害。

    直至傍晚时分,柳舒颜拿着几套月白色的长衣交给夜七言。这是她半年来为夜七言做的新衣,每次夜七言回来她都会给他准备几套衣服,因为不能常伴儿子身旁,只希望儿子到哪儿都能穿着自己做的衣服。

    “娘,以后别浪费钱做这么好的衣服了,孩儿在圣地里不缺衣服的。”夜七言说道,家里挣钱辛苦,他不想父母太过操劳。

    “哪有什么浪费,就几件衣服而已,我和你爹都用不了什么钱。”夜七言看着父母身上的破旧麻衣,眼中有泪花闪没。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母亲能为外出的孩子做到的也只有这些。

    夜庄和柳舒颜皆是微笑的看着他,他们的儿子很出息,也很孝顺,他们很满足了。

    “出门在外一定要小心照顾自己,不要被人欺负,但也不要年轻气盛就惹是生非招惹麻烦。”

    “多吃点好的,不要委屈了自己。”柳舒颜抓紧夜七言的手,依依不舍不愿夜七言离去。

    夜七言抿着嘴,不说话只是点头一声声的“嗯”,俊俏白皙的脸上也满满是不舍。

    夜庄看着母子二人紧抓的双手,脸上闪过一抹温馨,口中却催促道:“好了,男孩子,别妞妞捏捏的,快去吧,不然尊者应该等急了!”

    夜七言道:“好的,爹、娘那小七这就走了啊,爹娘保重。”说完朝村口走去,他父母转身进了家门。

    “小七他娘,我们也回去吧。”

    “嗯”

    夫妻二人牵着手,走进院内,将院门关住,柳舒颜径直走进了房中,夜庄抬头看天,慢慢地呼了口气。

    村口,夜七言喊了一声“师尊。”

    洛天君应声而到,带着夜七言回了神剑山。

    “师尊,事情就是如此,您能将我父母接到山上来住么?我……有些担心我爹娘的安全。”夜七言抿着嘴说道。

    他将昨夜之事告诉了洛天君,并把夜字令牌给了出去。

    “这事会跟我们家有什么关系么?”夜七言小心的问道。。

    洛天君闻言一笑,道:“放心,这虽然有个夜字,但是跟你家没关系。”

    “不过将你父母接到山上可能不行,毕竟圣地门规难违,不过为师会派人暗中保护他们,你不必太过担心。”

    “你先回去休息吧,准备好明日之事,此事为师会处理好的。”洛天君笑着说道。

    夜七言行了一礼,转身离去。

    “天魔解体**么,夜行人,看来又不甘寂寞了!”洛天君暗自沉吟。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