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妙妻饲养实录 外星男友攻略 我的班花女友 听说你想娶我
当前位置:书馆网 > 魔葬九天TXT下载 > 魔葬九天目录 > 第十章 一剑断空
魔葬九天 第十章 一剑断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那从天而降的断水剑,夜七言眉头一挑,嘴角轻笑。

    他双手持剑,从下往上,月白光华四溢,转而又有一丝惊涛声传来,宛若有惊涛拍岸,逆袭苍穹之意。轻声道:“断空剑,斩!”

    同样是断水剑,陈风以常规的方法抢得先机,自上而下劈斩,这般做法无可厚非,甚至可以让众多长老都暗自点头。然而在夜七言的十日训练之中,剑塔里的九把神剑可谓是各个角度极度刁钻的攻击,根本防不胜防,他初入之时根本无从抵挡。

    为了应对那些出乎意料的剑术剑法,夜七言也不得不思索一些刁钻的角度防守乃至反击。

    因此他曾思索过这断水剑的用法和剑意,断水剑,意为断水,力若开山。众人皆知“抽刀断水水更流”,强意断水乃逆天之举,但这一式剑法却能成功断水,以剑为刀断秋水。

    夜七言便自做思考,既然已经逆过了一次,那为何又不能再逆一次,以断水为根,自下而上逆斩乾坤,不以断水,反以断空。

    于是乎,在进入剑塔试炼的第三天,在绝处逢生之境下,夜七言以差点被力劈的代价领悟出了这一式断空剑!

    银白色光华宛若滔天之水,带着惊天之浪逆斩乾坤,与陈风斩出的正宗断水剑相接。

    “轰!”的一声,两相对撞,同样的银白色剑光相抗,一个自下而上,有一个自上而下,火花四射,白光刺眼。夜七言脚下的地板差点碎裂,剑势下沉。

    他再次低声喝道:“断空剑,逆斩乾坤!”月白色剑光再度亮起,白光冲天,上方的陈风却气势已尽,后继无力,而夜七言的元气力量却更胜之前,毫无意外的将陈风连人带剑掀飞了出去。

    “噗!”

    陈风在空中喷出一口鲜血,血染白袍坠地,无力再支撑。他以剑拄地,想要强撑着,不甘倒下,眼里满是不甘,不信。

    夜七言收剑而立,面上带着不忍和后悔道:“对不起陈风师兄!我……”他想要上前搀扶,却被陈风伸手阻挡

    陈风惨笑又不甘的问道:“这是尊者的独门秘剑么?”他以为这是洛天君的私传剑法。因为这招怎么看都是专门针对断水剑而创,但若是宗门前辈所创,以他对断水剑的了解,没理由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一式剑法。所以这断空一剑只可能是神剑尊者所创,故而他有此一问。

    夜七言知道他的意思,但却不知怎么回答,这陈风师兄行事光明,心地善良,方才要出重招还提醒自己小心,而且也看得出来初时他并没有下死手。因而自己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顿时夜七言心中纠结不已。

    台上众长老也纷纷看向洛天君,他们自然看得出这一剑的不凡,都以为是洛天君所创教给了夜七言。然而洛天君却笑而不语,只是轻微的摇了摇头。

    夜七言不想给他难堪,但又无法说谎,正纠结中恍然间听到洛天君的传音道:“实话告诉他吧,否则以后可能会影响他的道心剑骨。”

    夜七言抿了一下嘴,说道:“这是我从断水剑中感悟而来的剑术,并非师尊所传!”

    陈风闻言,先是一愣,而后惨然一笑,道:“原来是我在自欺欺人,师弟天纵之资,为兄佩服。”

    “多谢师弟坦然相告。”陈风说了这样一句话,接着整个人昏倒在了台上。他刚才能说那么多话完全是一股不甘信念在支撑硬撑,此刻信念一倒,再难以为难。

    否则以夜七言当日秒杀八重天巅峰堪比蜕凡九重天的夜行人的战力,再加上威力非凡的断空剑,他能不死已算是强悍了。

    观战的所有人都是一阵哗然,想不到夜七言如此年纪修为竟然已经能够自创出如此强大的剑术,简直匪夷所思,比之同龄的的洛长歌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有长老都震惊的看着夜七言和洛天君,皆是暗叹一声:怪物。

    神剑尊者就是个怪物,教的徒弟更是一个比一个怪物,当年的洛长歌就是打遍天剑山同代无敌手,这个夜七言只怕也会是一样。

    秦不世看着洛天君,眼中露出一丝羡慕,不过当他看向孤剑一之后却是又恢复了骄傲,换上了一脸笑意。对洛天君说道:“师兄果然大才,先是教导出长歌那般奇才,如今又有夜七言这样的天骄传人,师兄教导有方啊!”

    洛天君也是一脸笑意,道:“圣主过誉了,不过是小孩子小打小闹罢了,哪里算得上什么天骄?”

    “况且我神剑一脉人丁稀少,且尽是驽马之属。不比圣主主峰所在弟子万千,多有麒麟之流。”洛天君又叹道:“孤剑一师侄才真是不可谓不天才,据说早早便将天剑四式悟出了第一式!堪称惊世之才啊。”秦不世一笑,连连摇头,二人互相吹捧,弄得旁边长老解释一阵付腹诽。

    演武台上,夜七言将陈风送了下去,因为不是故意出手,而且夜七言态度也算诚恳,那孙长老也就没多说什么。

    夜七言的那一剑有目共睹,他的强大已经不言而喻,同境界上去不过是一剑重伤的下场。而高境界,圣主明言不能上场争锋,所以夜七言已经算是一战成名,至少此时此地同阶称王了。

    另一边,夜七言看向楚云等人,有些担心,不知道他们能否撑过去。

    不过显然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云翔楚云四人不愧是圣主所选,几乎也都是同境界中的佼佼者,皆是数招之内败敌。

    再看陆云川林青等人也都早已战而胜之,岑梦雪的两个对手也已经是朝不保夕,身上挂满了布条,显然是被逗弄得不轻,二人无奈只得弃剑认输。

    众人皆是站在擂台上,享受着堂下之人敬畏的目光,良久之后,依然无人再上来挑战。所有人都明白了圣主所选之人必然是精锐,不再妄图挑战。

    孙长老见再无人上来,开口道:“既然再无人上来挑战,本座宣布,此次青云会武的人选是……”

    “等一下!”

    “且慢!”

    从远处传来两个声音,一男一女。紧接着只见一青一绿两道长虹从远处飞来,所有人极目而望。

    眨眼间二人同时落地,看着孙长老说道:“弟子请战!”

    孙长老皱眉看向二人道:“你二人为何此时才来,不知挑战已经结束了么?”

    那男子走上前道:“弟子方才听闻长老您并未宣布结束,所以应该可以继续挑战才对。”那女子也走上前道:“刚才有事耽搁了,还请长老见谅。”孙长老正要驳回,却听高台上秦不世道:“准许二人挑战!”

    孙长老无奈,点头应允。道:“既如此,那你二人自行选择对手挑战吧,不过记住,只可挑战与自己相当或者超过自身境界者,以此表明战力天赋!还有同门交手,不可伤及性命。”

    二人一言不发冲上了演武台,男子径直飞向成英所在演武台,而那女子则飞向了同是女子的岑梦雪处。

    女子看向岑梦雪道:“师姐,好久不见!”

    岑梦雪一见有些惊讶,接着笑盈盈的道:“呵,慕真师妹,终于舍得从你的小木屋出来面对我了么?”

    “不过你居然有胆子再来挑战我,想必修为精进不少啊!”

    慕真淡淡答道:“是否精进,师姐你试一试就知道了。”说罢手中宝剑化作一道绿光,直扑岑梦雪,绿色剑气四掠。

    岑梦雪冷哼,与慕真激战。两人都是美貌惊人,因此两人的战斗更加引人注目一些,众人争相进到那边看台上去了。

    突然场下有人惊道:“那不是同为明月峰弟子的慕真么?怎么跟岑梦雪打起来了?”

    另一人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她二人同为明月峰这一代的双娇明月,但却自小感情就不好,事事必争。尤其是之前突破九重天,岑梦雪师姐一步领先将慕真师姐打得惨败,如今这慕真师姐怕是回来报仇来了!”

    那人恍然,道:“竟然是这样,嘿嘿,有好戏看了。”

    另一边,成英处演武台,成英脸色更黑,满心的怒火。竟然又是他,第一个被挑战的是他,最后一个被挑战的竟然也是他。

    他感觉自己是真的被人轻视了,此时此刻,他只想撕了眼前这个连相貌都俊美帅气的让他嫉妒的混蛋。

    来人长发飘飘,白衣胜雪,一张脸毫无瑕疵,很是俊美但又带着些许冷意。

    不同于孤剑一的漠然,陆云川的沉稳,成英的桀骜,林青的飘逸,沈傲白的脸上似是挂着生人勿近一般,令人感觉到孤独。

    他召出一把雪白色的剑,冷若寒冰的道:“青离峰,沈傲白。”

    成英一愣,道:“青离峰?你是来替刚才那什么柳龙飞报仇的?”

    沈傲白脸色更寒,寒声道:“是!我来替柳师弟还你一剑!”

    成英闻言更是大笑,不屑的道:“还我一剑,就凭你?”然后他也寒着声音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去跟你那废物师弟作伴好了。”

    手中血剑一挑,剑气横空,杀向沈傲白。

    沈傲白同样一道青色剑气将之挡掉,二人拉近距离剑尖相交,剑刃相向,招招致命,只朝要害攻击,不似比武更像是死战。

    “叮叮叮叮!”剑影交错,二人身法都是极快,场下一众弟子根本看不清两人交手的招式,只能看到一青一红两道光芒交错。而每一次交错,都会传来数次叮当碰撞之声,出招之快,令人咋舌。

    一旁所有人都看着两个演武台,同是青红光芒的交际,一边杀气腾腾,一边美若流仙。再相较于刚才实力相差巨大的比试,此时两处战场旗鼓相当的战斗更引人注目。大家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甚至是连一直以来闭目以待的孤剑一也睁开了眼。

    转眼就是数百回合过去了,两处战场都各自拆了数千招,依然不分胜负。

    不过四人身上也都受了大大小小的剑伤,尤其是成英和沈傲白。二人出手招招致命,虽是避过了要害但是身上的衣服早已变成了布条,胜雪的白衣长袍之上早已被鲜血浸渍。

    成英怒火焚天,本以为可以轻松拿下对手,不想竟被拖到这种程度。而且他竟然受了伤,虽不严重,但是却让他感受到了耻辱。今日本该是他英姿勃发的下山代表圣地夺王的日子,却是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人愚弄,轻视。

    这一刻的成英——只想杀人!

    他怒道:“这是你逼我的!”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