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妙妻饲养实录 外星男友攻略 我的班花女友 听说你想娶我
当前位置:书馆网 > 魔葬九天TXT下载 > 魔葬九天目录 > 第三十一章 剑斩妖月尊
魔葬九天 第三十一章 剑斩妖月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轰——!

    天地在摇曳,山川在动荡,满天星辰似乎都被一掌一剑相击而震动起来。山岭间无数飞禽走兽惨呼哀嚎,而后化作血雾,死于这巨大的威压之下。

    恍然间,远在荒古丛林深处,靠近中心的区域,传来了一声兽吼。吼声形成一道巨大的气浪从中心之地席卷而出,响彻苍茫星空。将两人交手造成的影响扫除。

    显然是荒古丛林内部的惊世妖兽被两大绝世强者的战斗惊动了,声音中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半空中一个身着紫金蟒袍的中年人脚踏虚空出现在闫山长老等人的上方,他的目光化作一道紫芒看向远方,那道兽吼传来的地方,似是对那声兽吼警告的不满,充满了挑衅。

    忽然,丛林深处再次传来一股莫名的气息,而后一道暗金色的神光缓缓出现直视蟒袍中年人。那是一道森然冷漠的目光,充满了杀意,气势比之刚才那声兽吼主人的更加强大,比之中年男子甚至还要更强。似是回应紫袍中年人的挑衅,毫不示弱甚至是特意挑衅,只等紫袍中年人再次表现出丝毫不满就杀出来,丝毫不将中年人之前的警告放在心上。

    紫袍中年人并没有再次挑衅,恢复了平静。他很清楚荒古丛林深处有什么样的存在,他虽然强大,却还做不到能够无视荒古丛林深处那些存在的地步,那些存在,对于凡尘中人来说,属于禁忌。

    转过头来他不再看丛林深处,而是看向了半空中的那轮白月,平淡的道:“现在年轻人可真是了不得,在我面前还敢装神弄鬼,再不显现真行,我就出手直接将此地所有天剑山弟子血洗干净。”声音平淡无波,但却充满了震慑性,让人心底发寒。

    空中的那轮白月,轻轻一颤,而后从月亮上走出一个青衣道袍的女子,面容娇美,明眸皓齿,天剑山的长老长袍也遮掩不住她傲人的身姿,右手执一把银白神剑,左手轻负身后,长发束在脑后随着夜风轻轻飘荡,面带寒霜,从月亮上走出,宛若月中仙子,姿容绝世,飘逸临尘,或者传说中的天仙临世也不过如此而已。

    下面所有人看着这宛若天上月神临世一般的神奇女子,皆是陷入沉寂。孤剑一静静无言的看着她,面带震撼之色。

    若是能够一牵她纤纤细手,一吻她诱人芳泽,即使是下九幽黄泉,阿鼻地狱又有何不可?

    不过这世间有这般想法的人有很多,但是能做到的却没有一个,因为他们都不配,这世间或许也没有谁能配得上这一袭青衣吧?

    来人正是天剑山三十六长老之一的白月长老,虽说年轻,但却依然能够排入当代天剑山最强的十大长老。天资之强比之当年的神剑尊者洛天君丝毫不弱,修行至今不过数十年不及百年已经攀临人间巅峰。即使是天剑山,当代长老中能够稳胜她的也没有几个。这样的女子,世上又有几人能够配得上!

    白月长老来到蟒袍中年人面前等高处,轻声道:“天剑山白月,见过冥月殿妖月尊者。”

    妖月尊看着不卑不亢的白月,笑道:“好,好,好!不愧是天剑山当代最年轻强大的长老,天资绝世比之昔年的洛天君甚至是本尊也不差半分了。后生可畏啊!”

    白月长老闻言,绝世的容颜展颜一笑道:“我教神剑尊者天纵之姿,不说冠古绝今也堪冠绝当世,白月如何可比?”

    她又轻笑道:“不过比之妖月尊前辈,白月还是略有自信的!”

    妖月尊闻言顿时面色一沉,白月这一句话,将洛天君夸得绝世无双,但却将自己贬低,让一向自视甚高的妖月尊心中泛起了怒火。

    妖月尊道:“无知小辈,不知天高地厚,既然你自觉不弱于我,那就来试试吧,本尊给你这个机会!”

    “接我一招裂魂爪!”手随话起,妖月尊抬手做爪状朝着虚空一抓。顿时夜空被撕裂了一个缺口,一只紫色魔爪带着邪异紫气朝白月长老杀了过去。

    白月长老丝毫不示弱,手中长剑一扬,对着虚空一刺,一轮弯月碾压着虚空对上了妖月尊打出的裂魂爪。白月长老手中的弯月不同于之前紫冥斩出的冥月半月斩,这轮弯月不带丝毫烟火气息,清冷如水,圣洁不可亵渎,与冥月半月斩携带的邪气凛然完全是截然相反,但却比之强大了不知多少。

    另一边的夜七言看着天空中的战斗,捏紧了拳头。他咬紧了牙,硬撑着不被那股威压所摄。

    这就是师尊的仇人么?果然是强大的没边了!或许比之师尊也不弱丝毫了吧?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以师尊那近乎人间无敌的修为战力依然还没能报仇了。仇人所在势力,实力皆是如此强大,强大到即使是师尊,号称一剑无生的洛天君也束手无策的地步。

    夜七言心中充满了恨,他恨自己不够强大,不能为师尊分忧,恨自己不能为玉儿报杀母之仇,恨自己的弱小无力。此时他大概有些明白为什么当年师兄洛长歌同样那般风姿绝世却不肯继承师尊的尊者之位留山精修了。

    或许他也是明白自己的杀母仇人有多强大,知道留在山上精修于事无补,所以才下山闯荡以求伺机报仇吧。以师兄那般惊才绝艳之人,或许能够做到早日为师母报仇。

    他此时很想冲上去对着妖月尊砍上一剑,为师尊报仇,但是他太弱,弱到连让敌人关注的资格都没有,更莫空谈报仇。

    白月长老与妖月尊的战斗几乎瞬间就进入了白热化,两人直接以绝世大神通之术对决,根本没有任何试探。夜空中剑气纵横激荡,妖异邪光使星空黯然,每一次对决的余波都足以将夜七言等人击杀无数次,即使是赵流廖明这等外门长老也难以抵挡。

    闫山长老和紫冥两人的交战也起了新的变化,自闫山长老施展逆血修罗剑之后,紫冥被打的步步后退,已经重伤欲坠。然而又过了小半刻钟之后,战况却是发生了改变。闫山长老开始变得虚弱,似是受了反噬,整个人精气神萎靡不少,剑势也不如开始那般凌厉强势,反倒是被紫冥一点点的搬回了局面。

    不过紫冥的状态也好不了多少,初时被鼎盛时期闫山长老几招重伤,此时也是强弩之末,不足为惧。略微比之闫山长老强上一些罢了。

    紫冥笑道:“哈哈哈,我还以为有多了不起,不过是激发自己的血气之力,强撑而已,如今的你还剩下多少战力,束手就擒吧。”

    闫山长老则一言不发,看得出状态有些糟糕,看得夜七言焦急不已。

    白月长老那边也是如此,白月长老虽然天资惊世,但终究是修行时间不够,不过短短数十年,能达到这等地步已经是极限,比之妖月尊这等修行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老妖怪还是差了不少。此时已经受了一些伤势,虽无大碍,但终究是落了下风。

    再这样下去必败无疑!夜七言已经焦躁不安了,他很想冲上去帮忙,但却无能为力。

    忽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进他脑海道:“你可是洛师兄的弟子夜七言?”夜七言当即一惊。

    “不用惊慌,我是白月长老。”那个声音安慰道。

    夜七言立马又安静下来,答道:“正是弟子!”

    白月又道:“你也看到了,此时不论是我还是闫山长老都落于下风。闫山长老被逆血修罗剑的剑气反噬,出了些问题,我这里比之妖月尊终究也是差了一筹。”声音平淡无波,看不出任何惊慌。

    夜七言道:“请长老明示需要弟子怎么做?”

    白月道:“好,不愧是洛师兄的弟子,不负你师尊所托。”

    “我知道你下山之前,洛师兄曾赐于你一枚剑符,内含师兄的全力一击。等一会儿若是我让你出手,你就直接将那枚剑符朝妖月尊扔过去就行了。明白么?”

    夜七言略一思索道:“这是我师尊告诉您的?好的,我在这儿静等您的消息!”

    白月长老的声音瞬间消失,不过夜七言的面色有些古怪。他师尊是给了他剑符没错,不过不是一枚,而是三枚,一枚是刚刚拿给司空飞看得那枚银白剑符,蕴含师尊八成实力一剑,另外两枚却是蕴含着洛天君全力一击的红色剑符。几乎足够化解人间所有一切的危险了。只是为啥师尊却只透露给自己留了一枚呢?是怕泄露了么?

    晃了晃脑袋,抛去脑中的杂念,夜七言捏紧手中红色剑符,静等白月长老的通知。

    夜空中,白月长老又和妖月尊对了一招,算是以伤换伤,不过无疑她伤得重了一些。整个人倒飞而出,不过她却将自己的剑藏在了身后,然后她传音给夜七言道:“出手!”

    夜七言早已等候多时,闻言顿时化作一道白虹冲了出去来到空中,而后直接将手掌中剑符朝妖月尊扔了过去。妖月尊方才跟白月长老换伤一招,虽说伤势不重但终究是受了阻碍,身子还没缓过来,却感觉到背后有一个堪称蝼蚁的的小东西要对他偷袭。

    不过他并不在意,这样的蝼蚁,就是他站着不动让对方打也掉不了一根头发。不过他还是随手斩出了一道剑气,他不希望任何意外发生。

    不过,意外总是来得那么意外。

    本来平平无奇的剑符,被他的剑气靠近击中之后,突然爆发出一股堪称强大至极的剑意,撕天裂地,汹涌澎湃的杀气,宛若实质化,形成一把猩红狰狞的血剑,朝着他斩落。

    妖月尊顿时面色狂变,惊道:“无生剑,洛天君!”感受到剑气他就知道了这是谁的剑意,因为他太熟悉了,这剑意独一无二,这世间能达到这种境地的剑意寥寥无几,再加上这种熟悉的杀意,他几乎瞬间就判断出来这剑意属于洛天君。

    不过此时判断出来为时已晚,剑气已经将他锁定,他躲不过去了。妖月尊尽力将全身的所有神力汇聚在手中,怒吼着一拳击向那道剑气。

    轰!

    拳芒剑气相击,顿时天地摇曳,星辰仿佛都在摇晃。

    妖月尊匆忙之间以拳挡剑,落了下乘,再加之洛天君的全力一剑比之他巅峰时期只强不弱。妖月尊当即受了重伤。

    当剑气散尽之后妖月尊的右手几乎已经废了,受伤的手上,肉几乎被剔光,骨头也碎了不少,整个人变作了一个血人。

    噌!

    剑鸣声起,妖月尊背后,白月长老手中长剑化作一轮明月从空中直直当头劈下。月光皎皎,却化作了倾世剑气,向妖月尊绞杀而去。

    妖月尊面色再变,白月长老这一剑比之刚才强了不少,即使是比之洛天君的那一剑也差之不远。

    妖月尊强撑着用左手轰出一拳将之扛了下来,他又仰天喷出一口血,身形在半空中踉跄,差点倒下。

    他冷厉的笑道:“哈哈哈,不愧是洛天君啊,我还是低估你了。想不到你竟是早有准备,”然后他转眼看向了半空中的夜七言道:“你是他的弟子?”

    夜七言盯着妖月尊,虽然内心颤抖但表面上却是绷得紧紧的,点了点头尽量平复心情道:“我乃神剑尊者坐下弟子夜七言!”。

    下方一众弟子几乎都已经解决了自己的对手,都抬头看着夜七言,那个在他们眼中仅是不错的少年,眼中散发出不同意味的光芒。

    想不到夜七言在这等绝世强者面前竟然能面不改色,他们第一次开始正视起夜七言来了,不再只是当他作洛长歌的师弟,神剑尊者的弟子来看待。

    妖月尊见状,冷笑道:“好,很好!”转眼又看向白月道:“你也很不错,竟能把我逼到这等程度,我不只低估了洛天君,也低估了你!”

    白月面无表情不见什么欣喜之色,道:“妖月尊者过奖了。”

    而后提剑再次杀了过去,虽知道不可能,但她还是想试试将妖月尊留下。若是能将妖月尊留下杀死,将会是一项天大的收获。

    妖月尊怒极而笑:“本尊虽已重伤,但也不是你能够留下杀死的!”

    他左手捏印,凝聚无上印法跟白月战在了一起。他的右手虽然重伤但对于他们这个境界来说断指重生不过是小术而已。此时已经恢复了过来,只不过短时间内无法动用力量了。

    夜七言一身冷汗,从空中降落在地上大口喘气,回复精神。面对那样的存在,压力实在太大了。若是刚才妖月尊不顾脸面向他出手的话,白月长老恐怕都来不及阻挡。还好,妖月尊终究是没能舍下脸皮对他出手。

    片刻之后,他的身边零零散散聚集了一些人。云翔楚云李灵儿还有雨蓉和司空飞都到了他旁边。他们的距离本就隔得不远,方才夜七言的表现他们看在眼里自然知道他降落地点,故而此时已经赶到。

    楚云赶忙上前扶助他道:“夜师兄,你刚刚那句话说得可真是太帅了!”

    一旁的云翔等人同样点头,他们简直已经把他当作偶像了。面对那等绝世强者,竟还能面不改色,不被不吭的回答,实在不可思议。换做他们自己肯定做不到。

    就连一向自恋不凡的司空飞也笑道:“确实很帅!夜小七啊,你已经得我三分真传了”

    ps:抱歉了兄弟们,让大家久等了。今天有些事耽搁了,连承诺的周末两更也没能躲到。不过大家放心,大白明天一定补上。明天早中晚,分别有一更,一共三更,算是弥补今天的。抱歉了大家。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