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妙妻饲养实录 外星男友攻略 我的班花女友 听说你想娶我
当前位置:书馆网 > 魔葬九天TXT下载 > 魔葬九天目录 > 第六十四章 圣道之剑
魔葬九天 第六十四章 圣道之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炽烈的黄金元气宛若金色圣炎一般,熊熊燃烧着。

    神圣,高洁,霸道,散发出煌煌天威,威慑世人。将孤剑一衬托的犹如天神降世一般不可直视。

    孤剑一一挥手中黄金圣剑,顿时炽烈的黄金剑气喷薄而出,宛若烈焰一般要将天穹焚灭。阵阵剑鸣声起,宛若大鹏啼鸣,声震九霄。

    噌!

    黄金剑气带着煌煌之威,斩向冥月圣子,直欲将其斩于剑下。

    冥月圣子阴沉的面色仿佛能滴出水来,他已经是怒极了。

    这天剑山的两人实在太过狂妄,竟是将他当做普通的杂鱼,随手便可处置,竟敢争相向他出手。身为冥月殿这一代弟子中的第一人,冥月圣子在冥月殿中的威名比之孤剑一在天剑山中的名声不弱分毫,甚至犹有过之。他一个人便将其余所有冥月弟子压得喘不过气,翻不了身。即使是妖月尊的弟子月空与他同在化灵第三重境界也根本难以与他争锋,完全被他压制。

    不想今日竟有人敢这样蔑视与他,他已经彻底怒了,根本不再多想,他选择了雷霆出手,要将孤剑一摧毁。。

    下一刻,冥月圣子身上灰色的冥气流转,一把五尺多长的巨大而漆黑的冥刃出现在他手上。巨大的冥刃流转着灰色的冥气,显得阴沉无比,散发着沉重的气息。

    冥月圣子就好像变成了真正的冥神一般,阴森,寒冷,让人不由自主的感觉到恐怖。就像是在面对一尊真正的死神一般,令人窒息。

    冥月圣子双手把持着冥刃劈斩而下,斩碎一切阻挡。顿时一道巨大的灰色冥气凝聚成的凛冽的刀芒直指孤剑一斩去,迎上了那道炽烈的黄金圣剑。

    轰!

    金光与灰气相碰,顿时犹如黑暗和光明相遇似的。两者宛若天敌,互相间极致倾轧抵制。不由得一丝一毫的相容,只有将另一方完全除尽才肯罢休。

    嘭!

    二者同时烟消云散,震得天地间都感觉一晃。场外那些境界低微之人甚至都站不稳了。

    咻!咻!

    冥月圣子当即再动,身化流光,手执冥刃倒劈而下。宛若天穹星坠,直斩孤剑一首级,要将他力劈当场。

    那幽冷森寒的冥光让人不寒而栗,他脸上狰狞的笑容,更让人感到惊悚。

    人言冥月圣殿乃是无尽岁月之前天地间一位至强者——冥尊所创,冥尊此人乃是执掌众生阴阳轮回的死神。更是传说中的冥界至尊,号令幽冥亿万魂灵,威压六道轮回,乃是古往今来至强的天道至尊之一。

    不过天剑至尊年少之时似乎曾经遭到过冥月殿的追杀,据传被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最后只得离开皇天界,远渡在外域才得以成长。

    虽然后来天剑至尊证道至尊之后,胸襟之广可容天地之辽阔,万物之多变,世间一切皆不过等闲而已,区区往事根本没放在心中,也就没有再追究冥月殿之责,并未出手报复。

    只不过至尊无极,胸襟开阔,不代表至尊的弟子后人也能够做到。

    天剑至尊创立下天剑山之后便不再管理世事,但其后辈弟子却不肯将昔年仇怨等闲视之,与冥月殿摩擦不断,矛盾不断,数十上百万年岁月之后,双方的仇怨已经远远不止当年那些,真正成了尸山血海造就的无极之仇。时至今日,这百万年的仇怨,早已不可化解,也没人愿意化解,双方弟子天然便是死仇,拔剑即可相杀。

    孤剑一神情肃穆,双手执剑立于胸前,黄金光芒激增,冲霄而上。他右脚一蹬,飞身而上,一挥圣剑,炽烈的黄金剑气撕裂长空直直向上与冥月圣子撞在了一起。

    砰砰砰

    两人接连相撞,刀剑之声轰鸣,如同开山裂石之声,带着强大元气之力,将空间震得荡出了一阵阵涟漪。

    转眼间就是数十个回合,动作之快让人眼花缭乱,实力之强让人胆战心惊。

    冥月圣子把持着那巨大的冥刃,运转身上元气,继而灰色冥气渐渐收敛没入体内。随后他的身上爆发出一阵绿光,那清幽冷暗的光华让人头皮发麻,心底发凉。

    巨大的冥刃刃身上亮起了惨绿色的光华,映照着冥月圣子阴森的面孔,直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他的背后一轮同样惨绿色的圆月逐渐成型,方圆有一丈,恰好将冥月圣子整个笼罩其中。

    “孤剑一,你不会是我的对手,鬼月之下,不会留有活口。今日我要将你和那夜七言一起斩杀,送入地狱。”冥月圣子冷漠的说道。

    这正是方才与夜七言交战的妖月尊弟子月空所使用的那招,只不过由冥月圣子施展出来,其势更胜月空。隐隐让夜七言都有一股沉闷之气,牵动他的情绪。他明白,自己恐怕不是这冥月圣子的对手,同时他也不禁为正在与冥月圣子交战的孤剑一担心了起来。

    不过孤剑一的反应却超出了他的预料。

    孤剑一持剑傲立虚空,身上的气息越发神圣,越发拥有压迫力,宛若上古圣皇重生,给人与伦比的压力。

    “狂妄,无知。区区幽冥鬼物,想要伤我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旁门妖术也敢称雄,看我亲手斩了你。”

    陡然间,孤剑一身上元气再次爆发。炽烈的金光将夜空点燃,形成近十丈高的的黄金气焰。孤剑一面无表情,平淡无波,双手将剑举过头顶大喝一声:“圣道!”

    嗡——!

    虚空一阵嗡鸣,轰的一声,孤剑一身后空间一震。紧接着自他身后的十丈黄金圣焰中慢慢显现出一个虚影。

    头顶金冠,一身龙袍,他的面容有些模糊,看不太清楚。身形高大,足足有十丈,接着虚影手中出现了一把同样金黄的圣剑。

    顿时一股庞大厚重的气息自虚影身上爆发而出,隐隐有龙吟道喝声传出,使得在场所有人都是心头一震,皆是骇然的看向了孤剑一。

    “圣道!这是圣道剑,传说中的上古圣皇之剑,上古圣皇代天行道,以煌煌天威巡查世间一切污秽,以圣道之剑尽斩世间邪魔,代表了至高至强至正的的道义,想不到竟然被这个少年掌握了。”

    “有什么好惊讶的,少见多怪。”旁边一人嗤笑。

    “嗯?你什么意思?”那人惊道。

    “据说当年天剑至尊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上古圣皇传承的圣道之剑了,据说这也是天剑至尊昔年与冥月殿起冲突的原因之一。”

    “这名为孤剑一的少年很明显是天剑山当代第一弟子,所以这圣道之剑传承到他手中又有什么还惊讶的呢,顺理成章的事情罢了。”

    其余之人闻言都不再多说,只是看向孤剑一的双目之中又多出了许多羡慕……还有嫉妒。

    “圣道之剑,斩魔辟邪,世间鬼物,给我灭!。”

    孤剑一持剑力劈而下,顿时其身后的那个人皇虚影也握紧了手中的圣剑,同孤剑一一般动作,持剑力劈。炽烈的黄金圣焰也激烈的燃烧了起来,似是要将虚空都焚灭殆尽。

    冥月圣子一脸淡然,甚至还有一丝丝的不屑。上古圣皇?冥月殿从来不信什么圣皇,只奉冥尊,只尊实力。

    “幽冥鬼月斩,送你下地狱。”

    随着他冥刃一挥,顿时他身后的那轮鬼月一阵轻颤,随着冥刃的方向斩了过去,将虚空震荡。惨绿色的鬼月之中隐隐可见一个个狰狞恐怖的恶鬼形象,伴随着一声声凄厉飘渺的鬼泣之声传来,令人毛骨悚然。

    轰隆。

    鬼月与圣皇道剑相碰,顿时宛若冰炭相遇,发出了滋滋滋的声音。

    两股力量一股代表了至正,一股代表了至邪,一个是至阳,一个是至阴,完完全全的对立,只有坚持到底的死战。

    轰轰轰,两人一次又一次的碰撞,那奔腾的气浪,还有阴冷的气息,虽说力量还不是很强,但依然让人心惊。假以时日,这两人若是得到成长,真正可以屹立一方之时,很难想象他们会达到怎样的高度。

    场外不论是老辈修士还是年轻一代都不得不心惊,这两人都太强了,远超同代,几乎无人能比。

    夜七言看着激战中的两人,同样爆发出了强大的战意,虽然他知道此时的自己恐怕还不是这两人的对手。但是他还是按捺不住心中激荡的战意,以及那已经沸腾起来的热血。

    “姓夜的小子,滚过来受死。”

    蓦然间,从夜七言身后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带着一股强大的气势朝他压迫而来。

    那同样是一股属于化灵三重天巅峰的元气波动,甚至感觉起来不弱于正在战斗的秦无双柳清等人。

    夜七言顿时转过身去,身上也腾起战意,他紧眯着双眼,目中露出杀意,盯着来人。

    “你是何人?想要我的命,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夜七言冷笑,上下打量着来人。

    看那身上一轮骄阳标志,料想这人多半就是青阳宫的传人杨腾了。穿着一身青色甲衣,头顶一轮明镜,闪烁着炽烈的白光,宛若一轮太阳悬于头顶,光芒直逼夜七言。

    “我乃青阳宫弟子杨腾,方才你无故出手杀我师弟。如今,我便把你的命收回来祭我师弟亡灵。”杨腾的声音带冷漠而带着杀气。

    “青云会武,不计生死,只要敢上场,就要有死在这里的觉悟。你的师弟修为低微,实力羸弱暂且不说,更是愚蠢无知的想要跟我一战,将我击杀。我不杀他,天理难容。”他再次冷笑。

    对方说的什么报仇之类的话或许有,但是却绝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只要上了这浮云台的人都知道,生死皆由命,每一场战斗都是在拿命来博的。今天即使是夜七言被斩于台上,洛天君都不会上场为他出手报仇。而这也是青云会武的唯一规则。

    而且现如今还剩下的九人之中,就数夜七言最弱,所以任何人以任何借口找夜七言都只能是为了早点把他踢出局罢了。

    而且这杨腾早不出手晚不出手,非要等孤剑一和冥月圣子进入了鏖战之后才选择对夜七言出手。很明显是经过了一番算计的。所以夜七言对他的一番说辞根本就没当回事儿。

    杨腾闻言,面色一沉,杀意更加浓烈,直指夜七言而去“哦?既然如此,那看来我出手将你击杀,也是理所应当了。”

    顿时杨腾头顶的那轮莹白明镜,爆发出一阵炽烈的白光,一道绚烂的白光如同利剑直击夜七言首级而去。

    夜七言一抖斩灵剑,顿时一道月白色的剑光激射而出,如同利箭穿云而去。

    叮!

    剑气与白光相碰,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就如同真正的利剑相击一般。

    夜七言顿时一怔,随机面色一沉。

    他分明感受到,与他的穿云剑气相碰的那道光芒上附有真正的剑意,是一道真正的“剑气”。

    但是他更清楚发出那道白光的东西却是一轮如同太阳般的明镜,而且他并没有杨腾身感受到任何剑气剑意,这使他有些困惑不解,不过随之他又摇了摇头,将这些想法抛去。

    “管他什么东西,我只管打碎它,杀了他就行了。”夜七言眼中杀意再次爆发。

    ps:第二更奉上还请诸位兄弟姐妹点击收藏,给点推荐。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