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妙妻饲养实录 外星男友攻略 我的班花女友 听说你想娶我
当前位置:书馆网 > 魔葬九天TXT下载 > 魔葬九天目录 > 第八十八章 人面蝶花相映红
魔葬九天 第八十八章 人面蝶花相映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楚云四人终究是从天剑主峰之下离去了,每个人都去的很快,根本不再停留。甚至他们之间都没有再进行什么交流,只是各自回了自家山峰。

    不过相同的是他们回去之后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闭关,而且不是普通闭关。他们都进了自己那一脉传承的试炼秘境,就类似于神剑一脉的剑塔秘境一般的地方。

    他们要去接受最强的磨练,尽最大的程度将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待修行有成之后,去为夜七言,为一直在保护着他们的夜师兄,报仇。

    而在楚云等人离开不久后,夜七言也被洛天君带离了天剑主峰,回到了神剑峰。此时性命已无忧,自然是要回自己的地方去。

    秦不世看着离去的洛天君的背影,面露沉思,眼中闪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不过片刻之后,他将孤剑一召回了寻道殿,他要详细的知道连月来发生的所有事。

    大殿内孤剑一低着眉将事情一一告诉秦不世,事无巨细尽数详说。不过话语中对夜七言的名字却是有着一种温和,不似其他那般生硬。

    秦不世闭目聆听,不加干扰。待孤剑一将事情尽数汇报完之后,他才睁开眼睛。

    一双眸子似是包含着世间万物,深邃如夜空中的星辰,让人迷失。他看着殿下的孤剑一并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轻轻问了一句:“剑一,你认为夜七言此人如何啊?”

    孤剑一微微沉默,他自然清楚秦不世这话到底是在问什么。

    早在青云会武之时,他就已经发现了夜七言身上的一丝不正常。在战斗之中,夜七言突然莫名其妙的战力飙升,而且有一丝淡淡的难以发现的魔气。这些都表明夜七言的身上却有可疑之处,至少是一些他们都不知道的事情。

    孤剑一的圣道剑乃是天道圣物,天生克制万般邪魔妖物,而对于妖魔邪气的敏感度也是常人所不能及的。夜七言身上那淡淡的魔气能瞒过白月等人,但却难以瞒过他。

    而今次洛天君为救夜七言请了秦不世一起出手救治,那么夜七言身上那点东西自然瞒不过秦不世的感知。洛天君自然也是知道了,但是却未作出任何解释。只是秦不世无法逼迫洛天君说什么,所以只能从孤剑一这里进行判别询问。

    孤剑一微微吸了一口气,定了定心神。回想着从四个月前开始到前几日为止,百日来夜七言所做之事。他坚定地开口说道:“回禀师尊,剑一认为。夜师弟是我天剑弟子的典范。就某些方面而言,弟子尚不如他。”

    他说的某些方面自然不是指天赋修为,这些方面他自认同代中不弱于任何人。那么他指的便是夜七言对于天剑山弟子的关爱,对天剑山的忠诚。就目前所为,夜七言几次为保护天剑弟子舍命相救。这对于同样一心守护天剑山的孤剑一来说是最值得他尊重的,所以他才会说他不如夜七言。

    秦不世眼睛微微一眯,不过却也没多说什么。只道:“夜七言一心守护天剑弟子,又深得洛师兄疼爱,来日当作新一任神剑尊者的不二人选。”

    “不过剑一你要记着,你是天剑山未来的圣主,是南域之南千万里山河未来的主人。在天剑山里,你不能弱于任何人,不论是任何方面。知道了么?”秦不世话音微冷的说道。

    孤剑一闻言神色一凛,行礼拜道:“是师尊,弟子知道了。”微微一顿之后,他又道:“若是无事,弟子就先回去了。”

    秦不世点点头,挥手让他离去。

    孤剑一大步向门外走去,不过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停下脚步回过头对着琉璃王座之上的秦不世拜倒,道:“不论将来如何,不论世事何牵。弟子剑一必终生守护天剑,为祖先,为师尊守护天剑子弟。此生不离,万死不弃。”说完,立即起身离去,不再停留。

    秦不世看着孤剑一的背影,又抬起头看着浩大空旷却寂静无人的寻道殿,轻轻叹了口气。

    神剑峰上,夜七言被送回了他的房间,洛天君也回了自己休息之处。连日来一直不停地为夜七言梳理筋脉,用自己的元气去救夜七言的生命,几乎让他耗尽了心神。即使他是人世间最强者之一,也难以承受这样不停的消耗。

    又三日之后,夜七言醒了过来,不过却几乎还难以动弹。他伤得实在太重了,妖月尊虽然不如洛天君强大,但却也是人间巅峰强者。夜七言受他一成之力,还能救回一条命几乎已经堪称是奇迹,想要自由活动还需要时间慢慢休养。

    又经过半个月修养,夜七言终于稍稍能够动弹,终于可以下床了,不过他的筋脉还是很脆弱,几乎稍有点较大的动作就会感受到撕裂般的疼痛。

    他艰难的下了床,一步步走到门口,正准备开门出去。忽然一阵风声传来,而后他的房门被冲撞开来,一道白色的身影急速飞奔而来撞进了他怀中。

    啊——

    顿时间,夜七言一声惨叫,直接被撞倒在了床上。他的脸庞一阵阵的抽搐,面色惨白,倒吸凉气,嘴角更是流出了一丝鲜血。就像是承受了什么痛苦一般皱紧了眉头。

    他的床前站着一个白色的身影,长发及腰仅用一根发带轻束,一头青丝因为她速度过快的原因还在风中摇曳。身段玲珑,凹凸有致,看身高约莫可以到达夜七言的鼻尖。

    唇如丹朱,指如葱削说的怕便是她。肌肤如同凝雪一般莹白,睫毛弯弯如月勾,柳眉淡细若笔描,但却看得出来从未曾施过粉黛。只怕是一个天生的美人胚子。

    不过此刻,那张倾城秀丽的脸庞却是挂满了眼泪,宛若珍珠般的双眸中噙满了泪水,左手挡在鼻前,看得出来鼻子还在微微抽搐。

    她紧紧的盯着床上的夜七言,怕是看错了一般,眼中有着不可置信,但更多的却是伤心和苦痛。嘴唇紧咬,像是有着很多话说,但又不知从何说起。最终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话:“小七师兄。”

    这一句话出口之后,她再次失控,一把扑进夜七言的怀中,放声痛哭起来。

    夜七言被这一扑压得一声闷哼。不过却没有喊出声来,也没将怀中女孩儿推出去,而是将右手腾出来,轻轻抚在女孩儿的背上,轻声安慰道:“玉儿乖,别哭。”

    怀中女孩儿正是夜七言思念了无数个日夜,甚至在危难中一直支持着他走过来的精神支柱之一,他最爱的女孩儿,洛玉儿。

    他的身上很痛,但却怎么也舍不得将这个为自己而哭泣的可爱的女孩儿推开。反倒是一脸的微笑,很是享受这一刻的温暖。

    这一刻,他身上的痛几乎已经被他忘怀,修为丧失之苦也显得不那么重要了起来。

    洛玉儿趴在夜七言身上痛哭了许久,泪水将夜七言胸前衣襟打湿,也将夜七言的心给润湿。过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夜七言才轻轻拍了拍怀中人儿的背,有些故作轻松的道了一声:“玉儿,起来吧。你压的我好痛的。”

    小玉儿闻言当即惊坐了起来,一脸紧张的看着问道:“小七师兄,你没事吧。对不起,都是玉儿不好,又把你弄疼了。”说着眼中又是一阵泪花儿在打转。

    夜七言赶忙劝慰,好不容易才将她的泪水止住。待稳定情绪之后,夜七言看着小玉儿的眼睛问道:“我的事,你都知道了吧?师尊告诉你的么?”

    小玉儿红着眼睛抿着嘴,无限委屈的带着哭音道:“嗯。爹爹都告诉我了。小七师兄,你真的不能再修行了么?”

    夜七言听着小玉儿的问话,同样是心中一痛。不过却不敢太过明显的表现出来,他装作轻松得道:“师尊是这么跟我说的,应该是废了吧。”

    不过他又马上补充道:“不过这也没什么的,当年我第一次进山的时候不也是啥都不会么?没事儿的,以后慢慢再想办法就行了,师尊一定会帮我的。对了玉儿,我这次下山可是经历很多事情呢,可精彩了,我一会儿慢慢跟你说。”

    “还有啊,山下面好多好多东西圣地内都是没有的,我还给你买了好多东西呢。我拿给你看。”说着夜七言下床去他床头柜上翻找,面上带着笑容,似是一点也不伤心。

    不过转过身去的时候,他的面色就变得苍白无比了,隐隐还有着冷汗。不知道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小玉儿看着夜七言有些艰难的背影,不由得鼻头一酸,眼泪差点再次流出。不过她还是没敢流泪,夜七言这般故作坚强就是为了不让她担心,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她只是紧紧地握着双手,眼带温柔的看着夜七言,静静无声。

    “玉儿,那天我走的时候放在你门口的紫元灵果和那两朵桃花你有收到么?”夜七言问道,同时也转过了身,双手背在身后,直勾勾的盯着小玉儿的双眼。

    那两朵桃花其实就已经算是夜七言对小玉儿的告白了,虽说那天最后走的时候小玉儿前来跟他告别,但是他还是想问清楚。

    小玉儿被夜七言的目光看得有些脸红,再想起那时自己所说的“采花贼”,面上更是有些发烧。不过却还是小声且坚定的答道:“有的,我都有收到。”

    夜七言听到肯定的回答,当即咧开嘴笑了起来。而后他将藏在身后的手伸了出来,放到她身前道:“呐,这是给你的。”

    在他掌心,静静躺着一个小小的桃红色的蝶花。与之相映的,是少女同样羞红的脸庞。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