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搜索 搜索内容: 热门搜索: 妙妻饲养实录 外星男友攻略 我的班花女友 听说你想娶我
当前位置:书馆网 > 魔葬九天TXT下载 > 魔葬九天目录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青阳圣子
魔葬九天 第一百一十八章 青阳圣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个年轻人一身青衣发光,有神光隐现,应该是件了不得的异宝神衣。再观测其身上修为元气波动,此人必是青阳宫的当代最顶尖的弟子之一。只是不知为何会对自己有这般强烈的杀意,夜七言暗自思索。

    “你又是何人?为何拦我去路?”夜七言皱眉问道。身上气息也是一点点得在凝实聚集,只是没有显于体外。

    如今他修行妄念天魔经已有所成,而且随着那滴魔血在他体内彻底彻底融合,将他一身血液尽数化为最纯净的魔血,致使他身上魔气之浓郁怕是比之魔道天门之中哪些经年老魔也不遑多让。不可轻露于人前。

    不过这却不妨碍他身上的气势凝聚。他修行魔功,拥有了别人想都不敢想的双丹田,又经过魔血淬炼。如今体内生命元气之多,质量之精纯,远超同阶不知凡几。就算是对上对面那个化灵六重天的青衣男子,他的气势也不稍逊分毫。

    那青衣男子还没回答,却是从旁边又走出了一道身影,面对怨毒之色,正是适才第一个将夜七言拦下之人。

    他仇恨的眼神直直盯着夜七言恨声道:“沧滦师兄乃是我青阳宫当代圣子,是烈阳天骄般的人物,岂是你这等魔道妖人可以相比。”

    这人修为也不算低,不过二十四五岁上下也有了化灵境三重天的境界,即使放在偌大的圣地之中也算得上是出众不凡。只是他身上对于夜七言的恨意却是更加明显,让夜七言十分不解。

    夜七言转眼看向他沉声道:“你又是何人?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几次三番出言不逊,真当我不敢动手么?”这人从一开始就对他恶言相向,也是因为他的阻挡才拦下了夜七言的脚步,害得他被这青阳圣子所阻。不由得眼中露出一丝杀意威慑向了他。

    那人听到夜七言的问话更是红着眼睛怒喝道:“无冤无仇?好一个无冤无仇。”

    “你可还记得那死在你手下的两位天剑弟子中的陈竞么?他就是我的兄长,我兄长好心去护卫你一家,却反倒死在你这狼心狗肺的妖人手中。你竟还说与我无冤无仇?我与你的仇恨深似海,高过天,倾四海之水也难以洗净。你竟还佯装不知,简直是无耻之尤!”

    夜七言听到陈青提起陈竞之名顿时一愣,这个陈竞师兄他倒是很有些印象。因为在夜七言刚从天剑山回到家中那段时日,每日都会去与那两位负责守护他们家的师兄交流。

    那个阳光却不失沉着的青年师兄,不论是修为品质都是一流,令他印象很是深刻。只不过在那变故之日夜七言却是见到了他的尸体,他早已丧命。

    不过说来那两人也是为了保护他们一家而死,所以夜七言并未开口辩解些什么。

    “你是无话可说了么?”那人大吼道,情绪越发的激动,竟是召出了一把长刀,提在手中,身上元气沸腾,爆发出化灵境三重的力量,元气轰鸣就要准备朝夜七言出手了。

    不过他还没出手就被那青阳宫圣子压住肩膀拦了下来。“陈青回来,这魔道子已经有了化灵境第二变的修为,你不是他的对手,还是我来吧。”说着当先一步将那陈青拦下站了出去。

    轰的一声,沧滦的身上一股强大的气势滔天而起,爆裂的白色元气在他头顶形成一个丈许方圆的太阳,散发出煌煌之威,镇压向夜七言。

    沧滦手中的一杆青金长矛矛锋之处顿时嗡的一声,激射出了一道数十丈长的白光元气锋芒,宛若一道裂天长剑一般朝着夜七言刺去,想要将夜七言钉杀。

    与此同时,沧滦整个人也动了,他一步踏地,而后身形直接消失在原地,直接化作了一道炽烈白光,闪烁着太阳般的光芒冲了出去。

    他的头顶那轮丈许大小的莹白大日也随着而动,整个人就像是一个从天而降的太阳神一般,身为浩荡,令人不可直视。

    夜七言见到对方出手凌厉无双,杀气腾野,顿时也不敢大意当即就要出手。手中斩灵剑一声轻鸣,腾的一下,一股淡淡的紫炎跃然而上落在了斩灵剑上。

    不过还不待夜七言出手,却是有着一道白色的身影从他背后径直飞出,流光化影,以一种难以想像的速度飞了出去瞬间超过夜七言迎向了那道巨大的矛锋。

    顿时一道紫色的长剑化作一道长长地匹练,宛若天边的紫霞一般划过天际与那道炽烈而强势的矛锋撞在了一起。

    轰隆一声,那道巨大的的矛锋当即被震碎了,化作了丝丝元气逸散在空中。不过那道白色的身影也是被阻挡了下来。

    夜七言当即一惊,大声传音道:“司空,你回来,不用你出手,区区化灵境六重天,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司空飞虽说这段时间来修为精进了许多,也有着化灵境第五重的水准,但是对方却是比他高了一重天。

    而且这沧滦是青阳宫当代圣子,乃是南域大地之上最顶级一列的天骄人物,战力绝对惊人。若非他的年龄已经超出了几岁,否则半年前的青云会武结果如何绝对是有待商榷的。而司空想要以低境界胜他绝对是难若登天。

    “无妨,虽然这货很强,但是本少的摘星手也不是吃素的。要知道这半年来我可是经历了老头子地狱般的折磨才过来的,胜负犹未可知。而且如今你修炼魔经,若非万不得已绝对不可暴露。”司空也传音道。

    之前在流云馆中夜七言早已将自己修炼妄念天魔经之事告诉了他,所以他才会急着将这沧滦挡下来。否则若是夜七言会魔功之事暴露出去,那么之前所传出的一切流言就会全部被坐实,夜七言就再也别想摘掉魔道子这个污名。南域大地将再无他容身之处。

    夜七言停了脚步,眼中精光闪烁,终是不在上前。不过却是时刻盯着战场,只待司空飞出现任何一丝危险便出手。

    半空中,青阳圣子沧滦化身太阳神祗,头顶一**日缓缓推动,宛若是真正的太阳神降世了一般。

    龙行虎步间,长矛锋芒吞吐,无尽炽烈的太阳元气在他手中爆发,一招一式间尽显风华,想要将司空飞当场镇压。

    他手中长矛激射出一道数十丈长的锋芒,在长矛锋芒间的虚空竟是泛起了一丝丝波澜,将虚空都快震裂开来,伴随着无尽杀气直击司空飞。

    不过司空飞乃是传承于当世大能摘星老人,摘星老人纵横天下数百年,一式摘星手几乎打遍天下无敌手,屹立于人间巅峰,是少有的可以与神剑尊者洛天君并肩的人物。

    司空飞的一身神通传承于他,虽不是圣地传人,但却绝对不弱于圣地弟子。

    司空飞手持一把紫金长剑,他掌中元气一吐,长剑上顿时泛起一阵淡淡的紫光,紧接着在长剑剑身上竟是泛起了淡淡星光,隐约间有着一颗又一颗小小的星辰在其上跳跃。

    长剑一横,顿时司空飞的身上的元气也是剧烈爆开,一道巨大的紫色星辰剑气横亘四方天地,几乎是要将天地都斩开一般,朝着沧滦打出的长矛锋芒打去。

    轰的一声,星辰剑气与青金长矛锋芒轰然相接,顿时在人群中掀起了一阵阵剧烈的元气风暴,将方圆近百丈的青石地面全是掀翻了起来。

    夜七言护着老糊涂爷孙一遁数百丈,悄然而去,将爷孙二人送到了一个安全地带。

    “一会儿这边肯定会有大战,我和司空很可能会陷入苦战之中,无法护得你们安全。你们还是先行出城吧。”说完也不等老糊涂做出任何回答就闪身离去了。

    老糊涂和小糊涂二人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就已经失去了夜七言的身影。小糊涂有些疑惑的道:“爷爷,咱们真的就这么走了?不帮帮他们?”

    老糊涂鄙视的看了小糊涂一样道:“你个小糊涂,就我们两个这点战斗力,还不够给人家塞牙缝的呢。赶紧给我走。”

    “不行,我将来可是要当盖世女侠的人,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呢?哎、你干嘛,放开我不要拉着我……”

    “狗屁的女侠,什么时候敢不尿床再来跟我说吧。”

    城门前,两道身影在半空中上下纷飞,道道神光绽放,将二人的身影衬托得那个宛若神明一般令人敬畏。

    城中的居民早已被转移,给他们留下了足够的战场。这个城门处也早就被封死了,杜绝了夜七言趁乱出逃的可能。

    不过夜七言也没打算出逃,司空飞还在这里为了护他血战,他又怎么可能就此离开将他陷入绝境。此刻他早已到了城门下,静观二人之战。

    城门之上,沧滦头顶的那**日之中竟是又有了另类的变化。

    一只逾丈长的三足金乌横空而出,从那**日中显化。此鸟乃是传说中寄居于太阳之上的神鸟,不存于世间。不过沧滦头顶的那**日与天空中的太阳相通,竟是将这神鸟显化了出来。

    金乌一身带着炽烈的太阳神火,可以焚化世间一切种种,几乎少有什么能够挡下。

    司空飞被金乌横空一击,顿时从空中落了下来,在地上退了七步才止住身形。

    夜七言见状正要冲上去,却见司空飞并无受伤,反倒是到提起长剑冷笑道:“好一只三条腿的大鸟,看本少扒了你的鸟毛。”

    ...

(快捷键:←)上一章   返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